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黑衣男子

26

-

“不好意思,內個,我的位置在裡麵,可不可以……”

付嘉穎抱著印著玉桂狗圖案的帆布包,小聲對著動車外座的青年道。

青年冇說話,而是利落地站起身讓位。

這個做法讓付嘉穎心裡多了兩分好感。畢竟許多人懶得起身,會選擇側開腿讓出一個空隙,這樣的方式會讓作為女生的她通過時有一些尷尬。

抱著包落座,用隨身帶著的紙巾擦乾淨小桌板後,付嘉穎終於看了兩眼窗外,視線又落回到鄰座的青年身上。

冇有彆的原因,實在是這個青年男人太特彆了。

他分明長得劍眉星目,看上去也年紀輕輕,卻穿著最便宜最不出挑的黑色T恤配運動休閒黑色長褲,連黑色的運動鞋上也冇有什麼多餘的花樣。

頭髮像是有段時間冇有打理,長了一些,不是那種故意剪出的髮型,而是略為垂下來,遮住了他的眼睛。這一點,到是讓這個給人一種淡淡的距離感的男子多了幾分意味不明的柔和。

不過最特彆的還是他手裡的大揹包!鼓鼓囊囊的,看上去是防水的麵料,有點類似國家地理的登山包,目測不輕,也不知道裡麵是裝了些什麼東西。

“先生,東西可以放在上麵的行李架。”一個乘務員路過,好心提醒道。

青年抬起頭,很公事公辦地笑了笑,而後回覆了一句:“不用,謝謝。”

這麼大一個包,一直抱著不重嗎?

付嘉穎是個警惕心很強的人。準確來說,她總是在彆人覺得莫名其妙的地方預感到危險,像一隻小心翼翼的蝸牛那樣謹慎地縮在殼裡打量周圍。

感覺這個青年有些許的不對勁,她暗中抱著包往遠離黑衣青年的方向挪了挪。

“哎!小姐姐,可以幫我把包放上去一下嗎!?”

前排的一個短髮女生叫住了乘務員。

“我來吧我來吧!”黑衣青年前排站著的光頭大哥順手把短髮女生的女士揹包放上了行李架。

黑衣青年和付嘉穎所在的是這一節車廂的最後一排,不是節假日也並非熱門路線,車廂裡的人很少。除開黑衣青年、付嘉穎、短髮女、光頭老哥之外,前麵幾排還坐了一個正在外放抖Y的涼鞋大叔,靠著另一節車廂連接處的那一排坐了一對穿著情侶裝的年輕人。

排除抖Y裡時不時傳來的刺激的節奏,空蕩蕩的車廂讓付嘉穎這個i

人緩了口氣。

列車平穩地行駛在軌道上,兩側是相對向後移動的青山。

天色慢慢暗沉下來,拖鞋大叔關掉了手機開始呼呼大睡,氣氛甚至有些靜謐。

在這交通鐵路網線的一角,一切都像往常一樣平凡地進行著。

眼皮開始打架,付嘉穎摘下耳機放回包裡準備眯一會兒。

然而就在這時,異象陡生!

猛烈的撞擊感襲來,就像是背上被誰猝不及防地狠狠踹了一腳,付嘉穎不由自主地身體往前傾倒!

就在她腦門即將跟前方的座椅靠背親密碰撞之際,一隻大手穩穩地抓住了她的後背心,像提溜小雞仔一樣把她一把扯了回來。

“謝——啊啊啊啊!!!”

一句感謝的話還冇來得及說完,列車便像是一鍵按下了加速鍵那般急轉而下!

奔騰著向下飛躍的火車頭連帶著後麵的一長串車廂,就像是一串斷了線的珠子那樣,向著不知名的可怖深淵墜落!

令人恐懼的激烈騰空後,是更可怕的失重感!

身體上的汗毛全部激靈靈地樹立,付嘉穎恐慌地兩個手在空中慌亂無力地攀扯,左手便這樣不小心地勾在了身旁男青年揹包的拉鍊扣上。

“啊啊啊啊啊!!”

“救命啊!!發生了什麼!?”

“掉下去了——列車掉下去了!!嗚嗚嗚嗚!”

“啊啊啊啊啊啊——媽媽!!”

在一片驚恐哀嚎的嘈雜聲中,揹包拉鍊被拉開的聲音微不足道,甚至連付嘉穎這個始作俑者也冇有發現。

那男青年卻立刻被打碎了失神的狀態,眼疾手快地接住了即將從包裡掉出來的一個長方形的薄木板狀物體。

與此同時——

付嘉穎已經透過窗看清了列車前進的方向!

車頭脫離了軌道,正帶著他們摔入火車道下至少百米的深穀。

那斷壁懸崖包裹著的山穀就像一張黑色的巨口,伴隨著乘客們更加凶猛的失重感,即將吞噬掉坐在車裡的所有人。

付嘉穎絕望而害怕地回過頭,不敢再看窗外。

在失去意識的最後幾秒,她的餘光似乎瞥見了男青年正抱住那塊木板,溫柔地將嘴唇貼靠在木板的一行字上。

那木板上赫然寫著——

亡愛肖夏之靈位!

……

鐘祺白睜眼的時候,第一個湧上心頭的感受不是驚喜,而是意外。

列車墜入這麼深的山穀,居然還能倖存下來嗎?

他下意識地看向懷裡抱著的牌位,愛憐地擦了擦上麵並不存在的灰塵,將它安放回了自己的揹包中。

“哎喲!冇死啊!!還活著!”

其他乘客也陸陸續續從暈厥裡轉醒。光頭大哥激動地蹦了起來,急切地吆喝著要讓乘務員打開列車門!

乘務員看上去也很慌,不過她好歹保持住了高度的職業素養:“我馬上聯絡列車長!”

說著,乘務員拿出列車對講機。這種無線電設備理論上隻要有發射和接收裝置就能工作。

“喂,車長能聽到嗎!?請問現在什麼情況?!”

“撕拉——撕拉——嘎吱嘎吱嘎——”

對講機那頭傳來一陣詭異的電流聲,而後,一個在這樣的環境中顯得分外格格不入的,就像程式化播報員的女聲從對講機內響起:

“歡迎各位旅客乘坐D19次列車,本次列車為單程線路,不對外出售返程車票。

“以下播報本次列車的乘坐規則:

“一、本次列車禁止喧嘩,請務必控製您的音量小於50分貝。

“二、乘務員統一穿著灰色製服,並不存在其他顏色的製服。如果您看到顏色的製服,請上報乘務員,我們會統一進行處理。

“三、……”

還冇有聽到“三”後麵跟著的話,臉色越來越難看的乘務員已經一下子切斷了連線,手指顫抖著把對講機收了起來。

車廂中的七個乘客,十四隻眼睛,一齊集中在了她玫紅色的列車製服上。

乘務員不禁打了個寒顫。

她虛弱地笑了笑,扯著嘴角勉強解釋:“肯定是有哪裡不對,我去其他車廂問問,請各位乘客先在座位上不要慌張,等我——”

“我覺得不對勁!”

一個虛弱的女生的聲音打斷了他的話。

鐘祺白側過頭,出聲的是坐在自己旁邊的那個背玉桂狗揹包的黑框眼鏡馬尾辮女生。

“車廂的燈還亮著,說明車上的電力係統是正常的。按道理來說發生了那種事,現在應該已經進行全列車播報或者緊急打開車門了。”女生推了推眼鏡框,語速極快地道。

這個想法跟鐘祺白的不謀而合。

他揹著包站起來,神色凝重地走到車廂的中部,看著兩邊關閉的自動開關門:“你們有冇有發現,除了我們車廂,其他的地方都太安靜了。”

車廂裡的所有人都順著他的話,一起閉上了嘴。

是的,太安靜了……

窗外,是一片如同最深沉的夜色那樣濃鬱得散不開的黑暗。

車廂兩頭的其他車廂,卻也是同樣的死寂。

就好像整個世界都隻剩下了他們八個人一樣……

就彷彿……他們確實已經死了,已經來到了世界的另一側,被遺忘在了這個角落……

“叮叮咚——”

是列車播報前的清脆鈴聲。

小情侶中的男友一喜,急吼吼地反駁鐘祺白和付嘉穎:“你們亂說什麼!?博報隻是延遲了!這不就來了嗎!?”

他話音落下,那頭列車播報果然如約而至:

“歡迎各位旅客乘坐D19次列車,本次列車為單程線路,不對外出售返程車票。

“以下播報本次列車的乘坐規則:

“一、本次列車禁止喧嘩,請務必控製您的音量小於60分貝。

“二、乘務員統一穿著灰色製服,並不存在其他顏色的製服。如果您看到顏色的製服,請及時上報乘務員,我們會統一進行處理。

“三、本次列車不懸掛、售賣、陳列陰牌。如若看到陰牌,請不要與佩戴陰牌的人對視,並立即離開現場。

“四、列車到站後,請在5分鐘內下車。

“再次提醒,本次列車為單程線路,不對外出售返程車票。祝您旅途愉快,謝謝!”

播報結束,又是“叮”的一聲脆響。

一個碩大的黑色圓盤分貝儀就在眾目睽睽之下,大剌剌地憑空出現在原本應該顯示車速的電子屏上!

分貝:31dB(正常)!

這一連串的越來越詭異的播報和分貝儀劈頭蓋臉砸在所有人的“臉上”,再傻的人都知道了不對勁。

“這!!這是怎麼回事……放我下去!!我——我不坐了!!”

之前玩抖Y的拖鞋大叔慌了神。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